哈佛拓展学校院长:哈佛是如何经营拓展学校的

哈佛拓展学校院长:哈佛是如何经营拓展学校的

时间:2020-01-09 08:30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你可以把拓展学校(Harvard University Extension School)称为最初的慕课。100多年前,人们开创了拓展学校,当时他们认为这是一种创新——开设没有任何录取要求的夜校,为人们打开了大学的校门。

拓展学校是为非精英人士提供低成本高等教育的初步尝试。由于最近推出了在线课程,哈佛大学拓展学校的学生人数比哈佛大学其他学院的学生加起来还多。好吧,除非你算上慕课的学生,这些免费的在线课程是由大学的不同院系提供的。让我们面对现实吧,从哈佛获得的不同类型学位的数量越来越多,含金量却越来越低。其他大学也是如此。

以下是对哈佛大学拓展学校的院长亨廷顿·兰伯特(Huntington Lambert)的采访。

Q:在哈佛拓展学校,你一直在增加在线课程的数量。然而在同一时期,哈佛大学的另一分支(HarvardX)也在开设慕课(即大规模的在线课程)。你如何看待慕课和拓展学校的关系?

A:你知道,拓展学校到现在已经存在了109年。我认为我们最早的创新之一就是在我们的教室里安装了电灯泡——所以我们可以在晚上教学生。我们有广播课、电视课,并且我们于1997年开始也在网上教学。当然,现在看起来这真的很粗糙。

哈佛的现状很好,但它做的还远远不够,除非它能让世界各地的人都受到哈佛的教育。因此,我们扩展学校在不断进步,现在我们已经是可以授予学位的哈佛大学12个分支学院之一,而且在技术允许的情况下,我们一直寻求开设在线课程,今年已经发展到了600个。

600个课程相比我五年前开始进行这项工作时的大约100个已经有所增加,今年将有大约22000名学生参加一个或多个在线课程。我们的规模已经相当大了。 去年,我们的学生总数超过了哈佛其他学院的学生总和。

HarvardX是一个很好的尝试,因为HarvardX的使命是将知识推广到全世界,所以它的大多课程是没有学分的。HarvardX已经制作了大约100个慕课。

我认为,他们大约有600万人注册,所以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规模。我认为拓展教学和慕课是市场上两个不同的部分,都在真正努力将哈佛的知识推广到全世界。

Q:我这样问的原因之一是,在过去的几年里,似乎人们的注意力都围绕着慕课,拓展学校已经是这个世界上的老旧玩家。在慕课时代,不管是在哈佛,还是在其他大学,拓展学校未来该如何发展?

A:如果哈佛能做到我们所做的,利用技术把哈佛的知识扩展到大学之外的学习者,并且能做得到经济实惠,自身还稍有盈余,那么我觉得任何人都应该这样做。

我们开发的技术、技巧和教育方法越多,我们的付出越多,大型公立学校就越有力量。正是因为这样,在美国,不仅是针对我们要教的3万多名学生,还要考虑那些仍然被排除在高等教育之外的3000万人。而这些人大都很聪明,但是由于他们的工作,他们没有办法按正常的情况去上学,或者即使他们到了学校,课堂上的教学模式对他们来说也不是最好的。

新罕布什尔州南部在吸引这些人重返高等教育方面做得非常出色。我希望看到数以百计的公立大学能复制我们的做法,把教育推广到更多的学习群体中。

我认为这是非常可行的,这不仅有助于他们的预算,而且对国家也非常重要。 如果我们能做到这一点,全世界就都能做到,我们可以在全球范围内多教育20亿人,而他们现在被排除在高等教育之外。

Q:在许多大学里,拓展学校似乎一直是在线教育方面的创新者。你认为自己是否扮演了这个角色?或者是拓展学校的地位,让它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并做了什么?

A:如果我们停止创新,我们就死定了。我想,这是今天所有人的心声。所以和哈佛的其他学院相比,我们一直在创新,不仅因为这是我们的使命,还因为我们必须这样做。

成人学习者有他们的工作日程、家庭责任,要让教育进入他们的生活,你就必须在如何服务、支持他们,以及随着技术的进步,如何充分利用合适的时间和地点,向他们提供学习方面进行大量创新。

因此,自我来到这里,我们做了一些巨大的创新,我的团队在这方面非常出色,我们已经用网络会议工具重新发明了教学方法。我们称之为螺旋法(Helix)。

它是基于 Zoom(一款多人视频会议软件)的,我们可以组成一个30人的班级,学生和教师可以各自在世界上任何地方,教师可以对学生们进行实时教学。

许多学生和老师反馈说,这跟在教室里学习是一样的感觉,我们让学生自由选择上课的地方,甚至让教师自由选择授课地点, 这种教学方法在三年内已经发展到了250个班,而且它们都在正常运作。

Q:你提到了哈佛大学正试图做这些看似矛盾的事情,哈佛是最优秀的,或者是很难进入的,但你做的一些事情是,允许任何人进入哈佛。对于你提供的不同课程来说,听起来很难区分哪个是真正的哈佛大学教育。

A:我认为这是一个错误的区分。哈佛大学有12个授予学位的学院。每个学院的证书上都有自己的名字,商学院、法学院、神学院、设计学院、拓展学校。我想大多数人都知道,拓展学校是一所非全日制学习的自由学校。 除了不是全日制,它仍然具有哈佛的价值,适合不同的学习者。 我认为,现在,真正需要的是未来的全球大学都能做到这一点。

几个星期前我在迈阿密,参加了一个校友和学生联谊活动。我站在那里四处张望,看到一个15岁的年轻女孩,然后和她交谈。她的爱好和追求是神经生物学、神经生理学、神经科学。因为她目前还在上高中,所以她在拓展学校上课。她可以这样做,她可以利用暑假到我们的学校实习,获得实验室的经验。

女孩旁边站着另一位热衷于理论物理的年轻女士,她想做跟我们同样的事情。再旁边是一位34岁的人,他正在努力取得我们的一个研究生学位。旁边还有一位50岁的学校老师,他正在学习伊丽莎白新的诗歌课程,同时教给他的学生。这是哈佛针对高中生的课程。还有,一个75岁的老人,他是哈佛大学老年学院的成员,他常在佛罗里达度假。

你看, 站在我面前的是一群年龄跨度达60岁的人, 我们正在教他们,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们一个一个地来到了这里。如果我们把这看成一个人的一生呢?

你们听过我讲这些学生年龄跨度60岁的课程。对我来说,这就是对拓展课程的完美诠释。如果每个学生都曾受到过哈佛的教育,这些学生就会形成一个群体,然后融入这个社会,我们帮助他们,让他们为下一代公民、为社会或自己的职业做好准备,那我们该怎么做?

如果我们能建立一个数据分析和提供建议的软件工具,我们就能用此与他们交流——我们刚刚在LinkedIn上看到你升职了。根据一项研究,有这类工作的人需要这些技能,我们有这些产品,还有其他人有其他产品,是的,我称之为产品,这将帮助你做好准备,也许我们只是想提醒你,应该回到学校接受再教育,因为所有这些工作都是知识性的工作。

知识性工作需要的不仅仅是培训,他们需要的也不仅仅是认证,他们需要的是真正的教育,这就是拓展学校所要做的。 所以我看到了一个未来,我们有目的地帮助15到75岁的学生,为他们下一次的机会做好准备。

以下是听众提问环节。

Q(来自亚利桑那州州立大学):你觉得哈佛大学利用什么机制和强化手段,来增强慕课模式的功能,以提高问题学生和低收入学生的入学率和完成率?

A:为了提高慕课完成率,我们把课程拆分成几个模块。 对于一般人来说,用12周或16周的时间去完成课程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而我们的每个模块只需要3~4周时间,这些模块的完成率要高得多。所以这是一个方法。

哈佛大学之外的许多慕课更加专业化,这有利于完成工作,因为人们在工作中可以直接应用并实际获得他们想要的东西。

正如大多数人所知,哈佛大学的优势专业是文科。我们有16个与中国相关的慕课,包含中国的历史和文化,所以我们做了这项惊人的工作,它有着比其他许多学校更专业的导向。

举个例子,麻省理工学院的慕课完成率很高,尤其是像他们的供应链管理课程,这些课程与他们的微型产品联系在一起。他们已经有超过20万或30万人开始了这些课程的学习。他们已经完成了大约17,000门的课程。

Q:你认为雇主接受拓展学校提供的学位的程度如何?

A: 哈佛有个奇妙的神话,说大多数人都是为了个人学习和个人修养而来的。这只是神话。百分之九十六的人告诉我们,他们是为了职业发展而来的,对于我们来说,最高的增长计划与职业发展有关。

雇主们看待拓展学校学位的方式,老实说,他们知道这是哈佛的文凭,他们知道这不是那些学院的,知道这不是商学院或法学院的。他们经常对它是什么学院感到困惑。

这就是我对我们的学习者说的,我真的相信这一点。

首先,我要告诉你的雇主,哈佛能为一个不能全日制学习的学生服务,这有多棒?

第二,我能全职工作,还能在哈佛大学的严格课程中获得成功,这有多神奇?

我会把它应用到任何学校。如果你在亚利桑那州州立大学上在线课程,根据之前的问题,你能对雇主说的最好的是:“你在开玩笑吗?你雇用亚利桑那州州立大学的本科生,而我在班上表现得更出色,不仅全职工作,还养育着一个家庭。作为雇主,对你来说哪个更有价值?”

因此,我认为读拓展型课程和其他继续教育项目的学生可以自豪地向他们的雇主表明,他们愿意花费时间和精力来提升自己,以帮助他们的公司。

—完—

来源:edsurge 智能观 编译

亲爱的朋友: 读完本篇采访,你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 面对这个终身学习的时代,像哈佛一样,很多大学已经做好或开始做准备了。 这个资源充分发达的时代,人与人之间的差距不会变小,而是会增大。 如吴军老师说的,愿意学习、想提高的人,有了各种便利条件和资源,可以尽情学习,学得更多更深;而不愿学习的,依然不爱学习。 希望本文对你有所帮助。 祝安! 智能观 一米 2018-5-15 于北京中关村

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