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莱塞《我的梦中城市》:大城市,它的醉态,梦

德莱塞《我的梦中城市》:大城市,它的醉态,梦

时间:2020-01-09 11:10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我的梦中城市/(美国)德莱塞

作者简介

文章欣赏:

它是沉默的。我的梦中城市,清冷的、肃穆的,大概由于我实际上对于群众、贫穷及像灰沙一般刮过人生道途的那些缺憾的风波风暴都一无所知的缘故。

这是一个可惊讶的城市,这么的大气魄,这么的美丽,这么的沉寂。有跨过高空的铁轨,有像峡谷的街道,有大规模攀上壮伟广市的楼梯,有下通深处的踏道,而那里所有的,却奇怪得很,是下界的沉默。又有公园、花卉、河流。而过了二十年之后,它竟然在这里了,和我的梦差不多一般可惊可愕,只不过当我醒时,它是罩在生活的颤动底下的。它具有角逐、梦想、热情、欢乐、等等的哗鸣。通过它的道路、峡谷、广场、地道,是奔跑着、沸腾着、闪烁着、朦胧着,一大堆的存在,都是我的梦中城市从来不知道的。

关于纽约,——其实也可说关于任何大城市,不过说纽约更加确切,因为它曾经是而且仍旧是大到这么与众不同的——在从前也如在现在,那使我感着兴趣的东西,就是它显示于迟钝和乖巧,强壮和薄弱,富有和平淡,聪明和糊涂之间的那种十分鲜明而同时又无限广泛的对照。这之中,大概数量和机会上的理由比任何别的理由都占得多些,因为别处地方的人类当然也并无两样。不过在这里,所得从中挑选的人类是这么的多,因而强壮的或那种根本支配着人的,是这么这么的强壮,而薄弱的是那么那么的薄弱——又那么那么的多。

“我宁可住在纽约这种夹板房里,不情愿住乡下那种十五间房的屋子。”她有一次发过这样的议论,当时她那双没有颜色的小眼睛,包含着那么的光彩和活气,是我在她身上从来不曾看见过,也从来不再见到的。她有一种方法贴补她的纽约的收入,就是替那些和她自己一般的人在纸牌、茶叶、咖啡渣之类里面望运气,告诉许多人说要有恋爱和财气了,其实这两项东西都是他们永不会见到的。原来那个城市的色彩、声音和光耀,就只叫她见识见识,也就足够赔补她一切的曾经。

而我自己也不曾感觉到过那种炫耀吗?现在不也还是感觉到吗?百老汇路,当四十二条街口,在这些始终如一的夜晚,城市是被从西部来的如云的游览闲人所拥挤。所有的店门都开着,差不多所有酒店的窗户都张得大大,让那种太没事干的过路人可以看望。这里就是这个大城市,而它是醉态的,梦态的。一个五月或是六月的月亮将要像擦亮的银盘一般高高挂在高墙间,一百乃至一千面电灯招牌将在那里霎眼。穿着夏衣戴着漂亮帽子的市民和游人的潮水;载着无穷货品震荡着去尽无足重轻的使命的街车;像嵌宝石的苍绳一般飞来飞去的出租汽车和私人汽车。就是那轧土林也贡献了一种特异的香气。生活在发泡,在闪耀;漂亮的言谈,散漫的材料。百老汇路就是这样的。

还有那五马路,那条歌唱的水晶的街,在一个有市面的下午,无论春夏秋冬,总是一般热闹。

当正二三月间,春来欢迎你的时候,那条街的窗口都拥塞着精美无遮的薄绸以及各色各样漂渺玲珑的饰品,还再有什么能一样分明地报告你春的到来吗?十一月一开头,它便歌唱起棕榈机、新开港以及热带和暖海的大大小小的快乐。及到十二月,那么同是这条马路上又将皮货、地毯,跳舞和宴会的时候,陈列得多么傲慢,对你大喊着风雪快要来了,其实你那时从山上或海边回来还不到十天哩。你看见这么一幅图画,看见那些则开了上层的住宅,总以为全世界都是非常的繁荣,独处而快乐的了。然而,你倘使知道那个素颜的社会劳人,那个介于成功的高树之间的徒然生长的匆促,你就觉得这些无边的巨厦里面并没有一桩社会的事件是完美面沉默的了!

我常常想到那庞大数量的底层人,那些除开自己的青春和志向之外再没有东西推荐他们的和女孩子,日日时时将他们的面孔朝着纽约,观察着那个城市能够给他们怎样的财富或荣誉,不想就是未来的位置和舒适,再不然就是他们将可收获的无论什么。啊,他们的青春的眼睛是沉醉在的希望里了!于是,我又想到全世界一切有力的和半有力的男男女女们,在纽约以外的什么地方勤劳着这样那样的工作

一间店铺,一个矿场,一家银行,一种职业,——唯一的志向就是去达

到一个地位,可以靠他们的财富进入而留居纽约,支配着大众,而在他们认为是奢侈的里面奢望。

你就想想这里面的幻觉吧,真是深刻而动人的催眠术哩!强者和弱者,聪明人和粗心人,心的贪者和眼的馋者,都怎样地向那庞大的东西寻求忘忧草,寻求心灵鸡汤。我每次看见人似乎愿意拿出任何的代价,去求一啵一口。

人颤抖的热心,也那样,美愿意出卖它,德行的最后,力量支配的范围,是一日诗语心,它的惊奇,展示一个里面几乎是高薪的部分,名誉和权力是它们的尊严和存在,老年疲乏的时间,以求赏唱它的赞美歌

求获得这一切之中的不过一个小部分,以求赏一赏它的挥动的存在和它造成的图画。你几乎不能听见。

结语:文章写美国表面繁荣背后的隐患,告诫青年男女不要沉湎社会的浮华,他在文章这样写道:

强者和弱者,聪明人和粗心人,心的贪者和眼的馋者,都怎样地向那庞大的东西寻求忘忧草,寻求心灵鸡汤。我每次看见人似乎愿意拿出任何的代价,去求一啵一口。